又见落叶
发布日期:2022-11-10    作者:梁峰义    
0

     今空闲下来与好友相约攀爬定军山,一路开怀而谈,甚是欢喜。我们一行人走在人工修建的石制阶梯上,三两片已经干黄的杨树落叶斜躺着阶梯边缘,不知是去年的落叶,还没被大自然所吸收,还是今年新生的黄叶,它们已经相混合,让我无从分辨。抬眼望去一片杨树林吸引了我的目光。杨树叶依然以绿叶为主,不一样的是它们不是青绿,也不是墨绿,而是黄绿,这是因为随着季节而不断的成长变化。开始慢慢变黄,最后随风而落,融入大地变为泥土。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落叶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记,那时我还在乡办小学里上学。每到深秋时刻,天气也越发寒冷。学校操场边上的几颗白杨树,已经没有了春夏两季的繁茂,开始流露出萧瑟残败,一阵秋风吹过,杨树叶随风飘散,落在操场的每个角落。每当礼拜一开始早操时,进入眼帘的是落叶,好像给土黄的操场铺上了厚厚的地毯,我们踩在上面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就像一种音乐一样,而音乐却无法真正的演奏出来那种来自大自然与人和谐相处而发出的声音,这是落叶带给我们童年带来快乐。

      90年代的时候,空调还没有普及,更别说暖气,教室里也没有火炉子,我们唯一的取暖方式就是下课后去操场的空地点火堆,而原材料就是落叶。同学们左肩靠右相互照应围在火堆边上,稚嫩的小手伸出来对准火光烤,这是我们80后唯一在学校的取暖的方式,当然也有老师在边上看着我们,我们当时不理解老师这一种行为,现在想想这是一种关爱的守护。秋季的时候老师组织大家将落叶全部扫在一起,堆放在操场的围墙角落,扫落叶也是我们童年的一大乐趣,那时候我们没有丰富的玩具,同学们在清扫时,时不时传来追逐打闹的欢乐声,我抓一把落叶趁她不注意时怕扔向她,她作为反击也扔向我,同学们把这种游戏称之为,打落叶。

      落叶年年都有,只不过在今天物质充足,生活工作节奏加快的时代,我们无心去看落叶,也不经意发现它的存在,然而今天又见落叶无疑是繁忙中的一缕空闲。看见这落叶,不由让我回忆起年少时与落叶的情缘。(物流中心  梁峰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