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荷“而醉
发布日期:2022-08-17    作者:马亚婷    
0

因”荷“而醉

夏季的水池围在白色堤岸中间,或游鱼、或水鸟、或行人,穿梭其中,似有“误入藕花深处”的奇妙感。为了近距离赏荷,荷花池中央设有一条蜿蜒的石板路,安静地悬浮在水面上、荷叶底。在我小时候,就爱一头撞进荷花丛,小小的人儿被“荷花林”包裹,瞬间陷入了“温柔乡”。

风拂草木,水穿山峡,木制的长廊蜿蜒地勾勒在对岸,游鱼跃出水面溅起浪花波纹,绵延的涟漪打破了湛蓝清澈的池水,仿佛摇曳着游人的梦,嗅着鼻尖山水的芬芳,听着树林中传来或纤细或空灵的啼叫……

日光照耀,几个小学生从我身旁跑过,大大的书包在后背不停地撞击着他们的屁股,肩带歪挂在胳膊两侧,他们勉勉强强在路上奔跑。微风轻拂,胭脂色的荷花苞上蜻蜓随风摇曳,这几人一头冲进了荷花池,摘下一片荷叶顶在头上,宽阔的荷叶叠在一起像抹茶味的提拉米苏。池中央的座石亭,随着时间推移在池中变换着身姿,倘若到了傍晚,在池面湖光的衬托下,宛如西域宝塔。

孩子们总是无忧无虑的,喜欢趴在池边残旧的石柱上写作业,吃着学校门口的炸萝卜饼,看得出来摊主的手艺很不错,孩子手中的萝卜饼外酥里嫩,咬一口软滋滋的都是汁。荷香安神,原本高傲热烈的夏荷也在孩子们的热情中安静下来,“湖边不用关门睡觉,夜夜凉风香满家”曹寅也是这个意思吧。碎石间的游鱼拨动着孩子的心弦,手中笔锋也逐渐放慢,满心欢喜地喊着其他同伴,随机,他们放下纸笔便往一个方向冲去,原来是一个提前发育的莲蓬,剥开婴儿指头大小的莲子就往嘴里塞,接下来就是好一顿“痛哭流涕”,几人在黄昏中跑回了家。

荷本身生命顽强,有君子之风,竹林鸟兽少则静,有修身养性之意。“一汪碧水绕荷叶,半点晴空泄花香”,月光下的荷花池有着奇异的魔力,无论是漫步的“荷塘月色”还是祥和的“水莲花”,荷花、月下、禅意总是联系在一起,不免让人回忆过往。“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若是在荷塘边就得换个唱法了。

踏上堤岸,我们终如初见,两不相闻,荷花池来来往往多少人,只有那几只水鸭子还是从前的模样,荷花印在心底,走出半身依旧清凉如意。荷香熏熏然,好似追逐嬉笑的故人将至,荷香不语、吐芳罗裙,尽在如梦如幻中。(烧结厂  马亚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