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声色
发布日期:2021-12-03    作者:邓锐    
0

    夜后仍是天青,目及已然露白。

    六点多的早晨,天还没有完全大亮。十字路口过往的人逐渐多了起来。步行的脚步声,摩托的轰鸣声,还有汽车的车辙声攘攘打破了之前的安静。

蓝色的工服,针织的厂徽,他们大部分是准备上班的陕钢职工。披着星月而来,沐着清冽而往。

    十字炉口的东北角,很多早餐摊点已经开张售卖。

    油壶一悠,色拉油淋在煎饼炉上滋滋作响,磕破坚硬的外壳,蛋液呲溜一下涌入煎板,瞬间浊熟成一张蛋饼。红色的香肠被平铲刀切成两片,薄薄的香肠烫着卷曲起来,裹进绿绿的生菜。白色的面片拉长,甩着睡进翻腾的油锅,胖胖的油条滕然起泡,炸的金黄。褐色的茶叶蛋埋在卤水里咕噜咕噜,色香味尽情地渲染着,电饼铛里面的面饼泛着葱花,飘出焦香。滚烫豆浆沉入碗中,那边缘裹着细小的泡沫,一串串泡沫叭叭叭,又都消失不见了。

    过往的人们斜撑着车子,搓着冻红的双手,揉了揉鼻子,呼出的热气莞尔化作一簇白雾。连同锅里面的热气蒸腾,交叉着路边的倒影,和路边鹅黄的灯光氤氲,弥的人看不清眼睑。

    天明了,天色泛白,只有隐隐的看出一染蔚蓝,一残如钩的清月点缀天边,快要溶解到不见。

    时而有熟知的人见面连连打着招呼,笑声爽朗,那唇齿间的舒畅朵颐,是浓热的胃暖和寒意的褪散。

    摊主热情的吆喝声,锅铲抄底的金属声,火苗呼呼的拉扯声,汤锅煮滚的沸腾声,不绝入耳,更凭添几许烟火声色。

    这是十二月的小城,秋色已入冬,在这个钢铁生长的地方,也养育了数不尽怀揣着梦想的钢铁人。

    远方和诗,清风明月知。(炼钢厂 邓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