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锅锅菜
发布日期:2021-10-20    作者:景鹏军    
0

母亲的锅锅菜

每当到了周末,紧张了一周的人们,总按自己的口味爱好做点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平时工作忙没时间做的饭菜总能在周末出现在自家的桌子上,看着自己喜欢的饭菜,一周的乏与累顿时被冲散了许多。

近一个月接连下雨,让气温降得更低了,感觉夏天才过去,直接跳过了秋季。冬意渐浓,就想吃点热乎的饭菜,让自己的身体充满能量。不仅让我想起了一家人冬日里最爱吃的锅锅菜(家乡人对砂锅熬菜的俗称),于是全副武装的去超市采购食材。

超市里,木耳、黄花菜、肉买了满满一大袋,回到家先煮肉,再打电话向母亲请教关键食材——肉汤的熬制方法。电话里,母亲将肉汤炖萝卜的程序和要决一遍遍仔细的教给我:“红白萝卜切成块,倒水到八成熟,要记得放盐,再用凉水泡去萝卜的涩味,肉煮好后,不要捞里面的调料包,再把萝卜倒进肉汤里煮五分钟后就好了”。完了还不忘问我“还要放炸的鸡肉丸子和酥肉,你会做吗?还有腐竹、木耳、粉条都要提前泡好,还有……”你听到这些,我有些犯傻,想不到每年过年才能吃到的锅锅菜做起来这么麻烦。光食材就要准备十多种 ,而且鸡肉丸子、酥肉还有经过提前加工,真的难以想象我母亲在临近过年时,得经过多少的艰辛才将这些我们过年时餐桌上的美味一样一样的弄回家、并且做成可口的美味。

记得前几年过年回家除了陪父母聊天,就是我们姐弟几个打打闹闹,而父亲就是在旁边看着我们,感觉肚子有空隙了,父亲就会很合事宜的端上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准备好的锅锅菜和大白馒头。一边端上桌儿,一边笑着说:“来,先歇会儿,吃点东西,然后再继续战斗。”看着那热气腾腾的锅锅菜,里面各式各样的食材已经让人垂涎欲滴,再加上母亲精心炒的八宝辣子,我们几个都毫不退客气地抓起筷子大吃起来,我们只顾着低头囫囵吃着,却忘记了去父母发现的手艺变得越来越好,直至离开了家门越来越久,在外面晃荡越来越长的时候,才越发的想念父母做的饭菜。每次想家的时候,就很吃妈妈做的锅锅菜,在我们姐弟几人的心里,那一锅锅锅菜,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美味了!而我们也只有在家里,无论天寒地冻还是酷暑难耐,都能肆意享受着父母的宠爱。

后来我才渐渐知道,每年年关母亲都会和父亲冒着寒风,开着家里的三轮车,赶好几个集市,才能把过年用的菜、肉和其他年货买回家。“娃儿们过年肯定早早就回来了,他们姐妹几个都爱吃锅锅菜,年上天冷,多煮些萝卜吃了对身体好。”此后不管回家多忙,我都会在饭时帮你着父母张罗,尽管我能做的并不多。

近几天天气特别冷,下班之余,也学着母亲的手艺做锅锅菜,跟爱人和孩子围坐在桌前解解馋,尽管与母亲做的还是有差距,但她们还是不遗余力的夸着我,让我觉得为家人做一项可口的饭菜是很有意义、很幸福的一件事。想着我的父母对他们的儿女大概也是这种心理。看着我们开心的吃完他们做的饭菜,也会感觉很幸福。

天气渐冷,寒冬来临,我想家里的锅锅菜一定会像往年那样充满幸福的味道。(炼铁厂 景鹏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