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木明瑟,鲜以待人
发布日期:2021-09-02    作者:邓锐    
0

    王鲜明,也就是我们亲切的王叔,今天光荣退休了。

    即将离开的,是他朝夕相处的岗位,是炼钢的这片土地,离开的,也是他羁绊四十年的钢铁事业。

    王叔用他多半生的时间,诠释了一个钢铁人的奉献与担当。

    1979年,王叔以全县第二的优异成绩考入当时的重钢院,方向为黑色冶金,算是高考恢复后最早的一批钢铁技术专业的先遣队,是小有名气的高材生。

水木明瑟,鲜以待人

    钻专业,好文采,翩翩君子,温润如玉。

    王叔曾给我们看过他第一份工作证明,上面贴着一张英姿风华的照片,虽是纸张已经略微泛黄,但依是青春帅气,眼神自信而明亮。

    四十多年过去了,如今的王叔,和照片有了很大的改变,但是具体变了什么地方,好像又说不上来。

    改变的是风霜凋敝了容颜,青丝敛鬓白,不变的是这么多年来,无论是略钢,龙钢,还是现在的汉钢,都是那一双智慧洞察的眼眸,忠于事业,热爱炼钢。

    炼钢工艺没人懂?那我来吧;混铁炉砌筑没人见过?那我试试吧;质量体系怎么这么复杂?还是我来吧...

    王叔说:“我们那个时候炼钢,什么都搞过,没人见过啊,都是我们自己试着弄,谁教呢?都是自己找个书研究,一边试,一边学。”

    “那时候也没有手机,哪有什么微信这些东西,天天看报纸,哎呦,报道说哪哪哪又建了一个10吨的转炉,年产10万吨钢,都羡慕不行,这产量不得了。后来我们自己研究,比他们搞的还好……”

    “混铁炉,你知道?最早的混铁炉砖怎么设计,怎么砌,都是我们自己搞起来的,后来慢慢的才有了专门作这个的……

    这些炼钢过去的事,我们除了惊讶意外,更多的是佩服。正是这些老一辈炼钢人的钻研探索和不离不弃,才使得那个时代到今天炼钢的飞速发展。

水木明瑟,鲜以待人

    王叔有着一支好笔杆。

    习惯性的,炼钢厂大小的文案,最后都会让王叔给润色润色。王叔也不含糊,一张稿纸,一支钢笔,运笔如飞,行云流水,大小的文本都在笔下,天大的乾坤跃于纸上。

    王叔知识很丰富,一些引用典故都能给我们说出渊源,先秦诸子百家历史,唐诗宋词底蕴,古今中外名著都有研究。很多我们错用的词语,王叔都给我们一一指正。

    一次给我们讲到“人面桃花,物是人非”,其中优美的意境让我们对古诗词心神往之。

    我们现在很多写作习惯,都是受王叔的影响。

    除了写作方面,王叔对我们这些年轻人也是关爱有加。

    王叔从不因为年龄说事,态度随和,平易近人,任何时候都是笑脸相迎。对于我们工作中犯过的错误,向来都是第一时间想办法补救,对于我们不清楚的,总是忙前忙后亲自去订对。

    质量体系审核工作,纷繁而冗长,王叔都是把最复杂的项目自己落实,留给我们的就是简单的整理工作。

    他常说:“你们这群小子,干活还不如我这个老头...”但是整个过程还是边做边教。我们自知不如,也只能磕磕绊绊的勉强赶上进度,惹得王叔也是无可奈何的苦笑。

    就是如同老师一般的教导,也让我们逐渐的慢慢成长起来,王叔的传授,总是娓娓道来。

    我们都很感激。

    然而,王叔真的就要退休了。

    虽然我们也是知道的,但是真的到了这一天,说实在的,我们突然间很不适应。

    好像有什么东西变得不一样了。

    那些在办公室共事的点点滴滴,回想起来才猛的发现,原来时间没有等我们,她已经早早的就走的很远了。

    几年的相识如白驹过隙,该到了说分手的时候了。

    水木明瑟,清风秀丽,鲜以待人,润物无声。

    恰似正如其名。(炼钢厂   邓锐)